alcohol / 路尘深

[礼猿礼]王剑之下

突然又想起赤王伏见设定(梗来源wb:狹心癥病患者之柒) 1号搞过之后我来炒个冷饭

我的现汉啊!!!(x

 

 

伏见猿比古走近SCEPTER 4办公室所在大楼的时刻明显已经与以往正常的上班时间存在相当长的距离了。他没请过假,却并不带有任何类似慌乱的神色,悠哉悠哉地迈步。远远地看见宗像礼司在门口站着,站姿笔直地抽一根烟。

宗像也看见他,第一个动作是将烟从唇间抽出来。大楼下时常刮着走势诡异的风,伏见想起偶尔下班和同僚走到一块儿,有裙装女性经过时,总能听见日高大呼小叫(在他看来)上升气流,又妄想何日能旁观副长经行此处,什么什么。他暗地里默默吐槽对方天真不知所谓超·短裙永不走光的神律,一边按住自己刘海免得风中凌乱。

当下这阵风吹得宗像夹在指间的燃着的烟亮得出奇,在急速回旋上升的烟雾中明明灭灭,明亮如灯火,暗淡则似飘忽中夜的荧光。

这支烟被吹得很快燃尽。此时他与宗像隔得已足够近,看得清对方的面无表情。宗像不再看他,转身去找正在靠近的机器人垃圾桶丢烟头。

伏见双手插袋停在门口,没有要进去的意思。头发肆意飞扬,制服下摆在风中发出利落的声响。他眯起眼睛——过长的额发反复擦刺眼睑的感觉并不好受,向折返的宗像提出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

"室长认为成为王是件值得庆幸的事吗?"

宗像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于我个人而言,是的。能够得到力量来维护吾之大义,并不是什么坏事。"

伏见勾了勾嘴角。

"若有所失的语气啊。"

宗像没有做出正面回答。"伏见君的话,也不坏。你原本就是一个追求力量的人。"

"不过很可惜,已经没有什么在此空谈假设的权利了。"因为离得近,闻得到宗像身上令人生厌的厚重烟味被风吹散的过程。伏见皱眉。宗像的声音破开受阻而尖啸的风,清晰得不合时宜。

"既然被选中就好好干吧。伏见,新任赤王。"

伏见啧一声。

"想必已有一堆麻烦事等着我了。"

一阵红光炸裂后属于赤王伏见猿比古的达摩克里斯剑骤然出现,新诞生的王者头顶的王剑亦是簇新的,一场重开的局,像从未破损消散过。

伏见说:"是一把与你的一般,美丽而强大的巨剑呢。"

"呵。"

宗像的笑意又适时地被模糊了。他抬起头,注视着赤之达摩克里斯剑。

"……这柄剑完好时,原来是这番模样。"

 

"作为这条路上的先行者,再给予你一个忠告吧。"

宗像收回视线,重新看向伏见。

"不论蕴含多么强悍醉人的力量,王剑剑锋所指,始终是自己。"

伏见也抬头。

——实在太过遥远了,他的王剑高悬于空,尚稳固得不容撼动。

他同样微笑起来。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么,宗像。"

 

END

 
评论(7)
热度(20)
© 天邊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