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cohol / 路尘深

[基锤] 如果神并非无所不能

- 雷神3衍生,细节记不清了,有对不上的地方请当成if看。

- vr黄油真好玩基 x 和纸片人谈恋爱锤

- 肉很柴对不起(



 

[礼猿]7/8

文题无关





“我得谢谢你,”八田美咲冲宗像礼司说,“不然猴子被那个臭小鬼打死了我也不知道。”

“这我可不敢当。”宗像对应从容,又丝毫不掩饰字词间的惊讶。

“我没那么弱,”伏见猿比古明显得底气不足,“也没那么傻。”

“只要别把命赔进去,你还是傻点儿好。”八田认真地说,“我才好搞明白你都想在啥。”

“……让笨蛋理解不意味自己也变成笨蛋啊。笨蛋美咲。”

八田可能没听见伏见嘀咕些什么,也可能就是飒爽地接受了抱怨,抱着滑板走了。病房里只剩下两个人,伏见很想无视同室者那刻意至极的注视,一口气憋在胸口,无奈地慢慢吐出来。

他犹豫了一下措辞。

“……有何高见您不妨单刀直入地讲一讲...

 

[质量效应][盖拉斯x薛帕德]Never do that again

※理所当然的是学姐

※时间点在三代中后段完成利维坦dlc后


“你好,瓦卡里安。”

“检查结果怎样?”

医疗舱内的薛帕德像是刚从床上坐起来,正扯着撩到胸口的T恤下摆。盖拉斯将视线收回到医生身上,有些踟蹰是否该摆出后退的姿态。女医生揶揄地看他一眼,向门内侧身示意他进来。

“潜水机甲性能欠佳,导致指挥官的不适应反应,这一点在诺曼底上的模拟重力下稍作歇息即可。”贾科沃斯医生收起文档,用她一贯带有忠告意味的职业性语气继续道,“相比之下,你们又遭遇了类似在伊甸主星时的情况?我的建议是,指挥官,您的精神状态比身体更需要真正意义上的休整。”

“是的,...

 

[鹤一期]观火

梗源自一期一振真剑必杀语音

注意事项:没有三日鹤一期大三角。可能有点像,请相信一切皆源于审神者还没捞到三日月时的号哭。


一期一振坐下时,双手细心地拂过裤面上因曲腿折起的褶皱,自小腿与地板的缝隙间抽出手,平放在大腿上。锻制房的门白天不常开,待有新刀锻成,刀匠才会推开半架隔扇以便审神者随时造访。隔扇后传来的些微热意,连同于朗日下显得模糊了的火光一齐映照在他脸上。那热意和暖融融的春风簇拥着他,一期一振在等待中眯起眼,恍惚听见许多声响;春天总有许多声响,摇动的花枝惊起的鸟雀啁啾,红鲤鱼追食落花的拍水声,甚至天边翻卷的薄云,仿佛也发出风铃般清脆的敲擦声。还有比这些都轻的,某人的足音。...

 

[烛伽罗]如果我留下

雷。不打tag,雷到不管。


用了以前想的,把刀收回鞘里剑男人就会不能动,时间长了实体也会暂时消失的不科学假设。

想起来自己挂过一次的烛台切 x 不慎被烛台切收进鞘里毫无反抗♂能力的大俱利伽罗


从前的我,对在人类手中的辗转,或是与谁分离那样的事情,都是很习惯的。往往想着,那是理所当然的,并不会十分难过。可你和我不一样啊,作为家族的守护刀,身边总围绕着彼此间多少有些相似的人。对这样的你而言,分别是真正会令你伤心的。

多思多想,自说自话。大俱利伽罗此时偏无法反驳,要保持睁眼看着身前的人的状态都费劲。真正伤心起来的是你吧,他并不曾见过烛台切有这种神情。

我大概是死过一次了,你一直...

 

[烛伽罗]明知故问

内容的90%是蠢

有女性审神者出现


挂帘只放下一半多点,刚好遮过隔门不远处女孩子的脸。明亮的日光在颜色鲜丽的和服上打着晃,年轻的审神者微微侧身,换了个更舒服的坐姿。

是特地从审神者原来所处的时代带来的衣饰呢。烛台切光忠本就蛮喜欢注重装扮的人,这个年纪的女性在这方面多讲究些,甚至到旁人会认为是惺惺作态的程度,他也不觉得什么。

说起来——初见时,很自然地就叫了你的名字。

门廊外的烛台切把削好的土豆扔进水盆里,随意地哼出一段表疑惑的长音。

不止你,其他人也是。

帘后传来以扇点地的声响。审神者煞有其事的语气,听来像正自我反省,其实不过是一时兴起罢了。

照理而言,先称呼你光忠比较...

 

[刀剑乱舞][太郎太刀&歌仙兼定]春庭

大郎和二郎的回想衍生

对话多,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这也称得上奇遇了。

这样说,听来颇风流。实际廊下有那么大个子的人在,再远远地过来,说没有注意到,还是过于做作了。歌仙兼定手里拿个橘子,坐到他边上。

太郎太刀转过头,略一颔首,算作招呼。没有作战预定的日子,人人衣着都轻便,常服衣料柔软,歌仙的动作几乎悄而无声。

从鸟羽回来,辛苦了。

那不算什么。

你也注意到了吧?

歌仙隔着手帕,开始剥橘子。

是说山姥切吗。

太郎太刀重又望向看似无人的庭院深处,浅池旁矮小的景柏正窸窸窣窣地无风自动着。

那是个十分害羞的孩子。方才洗完笔,险些跟他撞上。我头一回见他不盖着披风的模样,...

 

[心之国的爱丽丝系列]Gray&Blood

草国第一次会议&尊敬比拼的梗,如果Gray和Elliot立场对换的话


“不愧是家族吗,这样倒好理解了。”

池子很大,双子在另头闹作一团,小孩子们嘻嘻哈哈的,兼有浴室的环绕立体声加成,吵得人心烦。近处的黑手党boss呷一口酒,似乎是很习惯了,仍摆出那副闲适的样子,半长的黑发盖过耳朵,没人知道他是不是偷偷戴了耳塞。

“如果你认为那比较好接受的话,我不否认。”

人坐下水刚好到胸口,肩膀露在外面,并不觉得冷。Gray说:“这么宽敞的地方,是用了取暖设备吧。”

“应该是吧。”Blood瞥了他一眼,笑起来,“蜥蜴是冷血动物呢,得清早起来晒太阳。”

“……比起我,Nightmare大人更...

 

[盖乌斯&尤西斯]北风

同收于《Crystal》


“托马、夏儿,准备好了没?”

“正等你们!”女孩子越发标致了,跟在拔高不少的托马身后,向他们点头。托马问:“中将阁下好吗?”

“很好,问起爸爸什么时候再来。”

马克斯先生直送到门口,一路用十分冷酷的眼神盯牢女儿的护花使者。临走拉着女儿的手,谆谆叮嘱:既学会了骑马,就不要再和托马同乘。

盖乌斯陈恳地提议,由他来带夏儿回村落。马克斯先生仍不满意,觉得沃泽尔一家子连起伙来,轮番上阵盘算自个儿的掌上明珠。

“……若您允许,我可以送令嫒一程。”

盖乌斯介绍道:“尤西斯很知道马,是很优秀的骑手。”

“你来过坚达门吧,这张脸我认得。”门内餐厅的厨师没好气地断...

 

[尤西斯中心]时效性魔法

收于尤西斯中心本《Crystal》

我啥也不会,本子的事情前前后后多麻烦芷大,实在是非常感谢。


尤西斯睁开眼,意识尚朦胧着,将地上烈日漏过树叶投下的光斑看作昨夜随处可见的闪亮的彩纸屑。他随即皱起眉头。

门外的马奇亚斯十分气愤:“搞什么,这家伙特意出来摆张臭脸给我们瞧的吗?!”

“怎么会。”艾利欧特推一推他,“车里多凉快,马奇亚斯不要生气,快进去吧。”

马奇亚斯嘟嘟囔囔地跨进来,接过艾利欧特的琴箱小心地横放到对面。车子发动了,艾利欧特把位置选在自己行李旁边。这让马奇亚斯很是后悔——他坐在了尤西斯边上。尤西斯也丝毫没有挪动的意思,他手旁转角仅剩的座位堆着几个纸袋。

尤西斯按着太...

 
© 天邊線 | Powered by LOFTER